自由与规则

自由与规则

1.给孩子立规矩,否则就像开车开在没有马路线的公路上行驶,心理会非常惶恐。 2.立规矩要大人孩子都要守规则,要遵守共同的规则,一视同仁。 3.孩子最喜欢的地方是家里的厨房和卫生间,洗澡不喜欢出来。 4.管的越多,孩子可能就约不喜欢你。 5.管束太多长大后会缺少创造性,不管的话会在成长中出现各种问题。在不管的时候但需要保证孩子的安全,包括手里拿着筷子在湿滑地面行走,在湿滑的湖边捞鱼,锋利的刀剪,尖锐的桌角,薄薄的塑料袋,家里的水盆浴缸和水盆(2-4cm深的水就可能导致孩子的溺水)。 6.最好不吃多防腐剂的食物,比如蛋黄派 ,否则记忆力受损。少吃含激素多的食物 ,有色饮料。在昆虫比较多的季节,如春夏,多吃根茎植物,因为叶子植物会有比较多的农药, 秋冬多吃绿叶植物。少吃糖,如果不加限制可能会在3-4岁出现满口龋齿,对未来的换牙也埋下隐患。 7. 晚上10点左右是生长激素分泌旺盛的时间段,所以孩子最好晚上10点前睡觉。 8.当一岁以内开始把尿,孩子到4岁才会有较好的小便控制力。2岁开始把尿的,大概在3岁就会有较好的小便能力。当孩子有排便信号时(比如告诉大人,)再去训练孩子排便,顺势而为才是正确的处理方法。 9. 一岁半左右孩子会出现分离困难期,表现为孩子不能让家长脱离视线,不容易说拜拜,不让家长离开。如果家长偷偷可能导致孩子找妈妈找一天,影响一天的游戏和心情。正确的解决方法就是,开心地和孩子说拜拜,然后不要因为孩子哭声而心软,应该坚决走掉,当关门后孩子一定会止住泪水,变成笑脸。 10.尊重孩子的选择/情感/隐私。 11.孩子可能有扔勺子,仍东西的阶段。管的话,可能会强化他的记忆,导致仍的更多,反而不管,孩子发现仍勺子得不到关注,慢慢就不扔了。这个阶段的行为会大概维持一个半月时间。摸摸摸抓抓抓的强迫症状也一样。 12.家里的玩具不要过于强调整齐,干净,如果玩具没有残损,意味着未来孩子没有探索性,如果过于管制强调干净整齐,将以失去孩子的发展而付出代价。但要养成物品要物归原位的习惯。 13.  2岁的孩子物品归属感很强,应该尊重孩子,当使用孩子的物品时,需要先征得孩子的同意。即使是小孩子来抢玩具,家长也不能因为其他孩子小而命令大孩子让小孩子。 14. 1-2岁孩子是靠感官去学习,需要亲身体验。什么叫烫,什么叫冰冷。 15.  当孩子去动手解决问题是,家长不要插手,要让他自己探索,否则会影响他未来的发展。 16. 孩子的前两年是培养孩子的专注力的最佳时期,不要打断孩子玩耍的专注力。 17. 2岁左右是社交模仿期,父母要以身作则,说话举止都要文明。

方励的演讲-->看完你真的要辞职么

方励的演讲–>看完你真的要辞职么

总结有以下几点给正在动摇的同学朋友们,要辩证地看任何所谓励志的演讲: 1.想做什么做事,感兴趣做什么做什么,不计成本---->前提,本身资金就非常雄厚。这点不要被忽悠了。 2.最好找到喜欢并擅长的事情作为事业,实在不行也要找一个擅长其次喜欢的事情去做。 3.时间真的很宝贵,即使你对现有的公司付出很少,甚至什么也没有付出,但实际也付出了你的生命成本。 4.挑战与机遇同在,风险与回报同在,没有百分之百有把握的事情。成败一部分是努力,另一部分就是运气,二者缺一不可。能力强的人成功多半是努力所造,能力弱的人也成功了多半是运气所赐。不要埋怨和不满,说不公平,似乎怀才不遇的感觉。 5.人是生物,有思维的生物,所以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思考,这才是人类,这才是你自己,不枉费世界的独一无二。经过自己思考的才是自己的东西。 ---------------------------方励简介-------------------------------------- 方励,男,1953年生,四川成都人。 2002年辽宁大连“5.7”空难黑盒子成功打捞者,美国劳雷工业公司总裁(世界上最大的集地球物理仪器开发与销售为一体的地球物理仪器公司),北京劳雷影视文化有限责任公司总裁。 1982年毕业于华东地质学院(现东华理工大学)应用地球物理专业,1989年又于美国Wake Forest大学获得了MBA学位。1991年他创建了劳雷工业公司,在地球科学和海洋科学技术领域都获得极大的商业成功。 在2000年创建了劳雷影业公司和北京劳雷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并拍摄制作了多部影视剧。 2001年、2005年,方励分别在东华理工大学和中国地质大学设立了“方励奖学金”。 目前为电影制片人。 -------------------------- 演讲稿---------------------------------------------- 和年轻朋友聊天是一件开心的事,遇到开心的事,第一个反应是想抽烟了。 今天和大家讲的很多,都是自己走过的路。今天的电影观众主要都是年轻朋友。和年轻朋友聊天最大的考虑:我们的语言是否已经衰老,世界真的是属于年轻人的。人的生命是非常非常短暂的,从地质学角度说,时间的计算单位都是以百万年计,没有一个岩层是几万年就可以形成的。到这个学校来是31年前,完全就是昨天。我到今天也还没有觉的自己很老,因为我整天都在忙碌,都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成功其实特简单,就是你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每天做你喜欢做的事,这就是最幸福的了。钱是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你离开这个世界唯一能够带走的,只是你大脑细胞里的那一点记忆。那么,怎么样使我们的人生更加精彩呢,那肯定是你的大脑内存里面五花八门,那是最精彩的。你要知道你的生命有多短,来到这个世界只有一次机会,遇到很多年轻朋友,失恋的,工作不顺利的,受到挫折的,得了忧郁症,还有的和我讲,不想活了,我说你找什么急阿,因为生命就是那么短,迟早都到那去的,都要见马克思的,你甭着急,稍微有点耐心,再待会不就完了么,当然,你要实在等不及,你要先走也行。生命就是这么简单,当然,也可以变得非常复杂。下个礼拜满54岁,在片场拍片,没有一个年轻人走路能跟上我的,我走路巨快。我就特能折腾,人家说,你哪精力那么旺盛阿,我就特简单的回答,因为我还没死,既然没死,肯定是要动的,你的生命一定要有活力。如果你的生命没有活力,你实际上已经死了。人一生中间最大的挑战就是你自己,任何挑战都是可为的,只有一件事情是不可为的,那就是你自己,你怎么对待你自己,你的思想,方法,你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所有你对世界的看法就是你的软件,这个软件只有你自己可以设计。人活在世界上就是一个传感器,所有的信息到达你的大脑皮层里面,哪些有用,哪些没用,什么会让你开心,什么会让你不开心,这些都是不可为的,别人帮不上忙,只有自己去选择。除了这个选择,这个世界上,任何挑战,任何困难,没有攻不破的,没有躲不开的,没有任何失败是可以压垮一个人的,只要你知道这个坑掉进去以后,你还爬的上来。怎么爬上来,你可以想各种方法,但你知道,你既然掉在坑里边,爬到坑上面来不就完了。任何事情,不管成功还是失败,它一旦发生就是过去时,我们还活在这里,是因为有明天,为什么明天很重要?因为明天是未知的,因为是未知的,所以我们充满好奇心,因为有好奇心,所以我们有幻想,因为有了幻想,所以我们有了激情和热情,生命才会变得有意义。如果你的父母都把你安排好了,帮你买房子,买车,你真是太没出息了,你这一辈子算是白活了,因为,创造,经历,拼搏,不管是你飞在天上,还是跌在沟里面,都是一种感受。在离开学校的时候,充满幻想绝对是有必要的,但是一定要审视自己。 刚离开学校的时候,都在想,今后要创业,要当老板。其实当老板是最苦不堪言的,是给更多人打工,晚上都要在想,明天的帐单怎么付,明天那笔款能否收回来,明天我的竞争对手能否把我压垮。离开学校的时候要有幻想,要有理想,但是不要有空想,一出校门就想创业,那个时候创业的起点是非常低的。这个社会的门槛是你自己去选择的,如果自己定的太高,会给自己增加很多无谓的烦恼,今天不是终身工作制,工作相对来说是比较自由的。第一份工作根本没有关系,什么都可以干,我在美国读MBA毕业的时候,班里有很多非常有钱的同学,但没有一个靠家里的,一个和我非常好的哥们,在新泽西州的超市里做收银员,在我们中国会觉得没有出息,但是他根本不觉得,因为他还在寻找自己想做的工作,在寻找过程中,他要付水费,电费,要买食品,收银员的工作不就是把那个帐单付了么?到社会上工作一两年,你会发现,你最适合做什么,而且那个时候你的阅历,线索,关系都变得多一点。年轻朋友问我创业怎么办,我说先不要紧张,人紧张的时候是最笨的,人一放轻松,比较聪明,想法也会有创造性。人在紧张和压抑的情况下去面试工作,一定是失败的,因为你变得不可爱,没有自己的魅力。年轻朋友问我怎么创业,我的问题是,你具备什么,你有什么。钱人人都想赚,生意人人都想做,老板人人都想当,你具备了什么,是比别人聪明,见解比别人独特,还有自己的专利。你总得有一项别人所不具备的优势。一出校门就想创业,却丧失了社会实践的经历,结果往往丢掉了以后更大的机会。我问一个哈工大毕业的学生对工资的期望值。他说是税后八千,我说现在不能给你这么多,因为你对我们来说还是一个“新兵”,你对公司还没有贡献,但是你的前途是你决定的,不是我决定的。你选择你有多大的责任,多少知识,多少技能,多少贡献。如果你在一个公司又很好的知识背景和贡献,你的老板没有看到,你应该心平气和的和他聊天,提醒他你在公司里所做工作的价值,如果他还是意识不到的话,应该你把他炒了,而不是他把你炒了,因为他不知道你的价值。 在学校期间,除了学习以外,更多的是要考虑自己今后在社会上的状态。你自己是一个产品的话,你在找工作就是在推销自己,推销中第一个是“产品定义”,然后才是“市场定位”,确定自己的位置在哪里。不要以为四年的大学教育就把你包装得很漂亮,大学教育在今天就是一个基本教育,走入社会你会发现,有大量的知识你完全没有摸到边。如果在大学里,你把握得比较好,你可能掌握了一个学习方法,学会了一种思考方式,或者知道了很多知识的来源和线索,但是离你将来能够达到的还有很远。不要在大二大三的时候就着急以后的工作,其实哪里找不到工作,最坏的情况,端个盘子,洗个碗总可以干吧,不就是临时付个帐单么,任何地方都能找到工作。我们不是名牌大学,这点没有关系,一个老板在招聘人的时候,首先看你是哪个学校出来的,这个人本身就是挺笨的,因为每个个体都是不一样的,就像我现在做电影选导演,选演员,根本不看你是哪里毕业的,也不关心你有没有拍过电影,只关心你这个人现在要什么,你的生命状态是什么,你的生活方式是什么,你追求什么,你在意什么,因为它代表了你的将来。一个年轻人到社会上能否很成功,或者比较自由,和你是哪个学校出来的一点关系也没有。我老方就是华东地质学院毕业的,完全名不见经传,输给谁过?谁都没有输过。全世界最古老的,历史最悠久的拉克斯特著名影音公司,2001年是我发起收购的,硅谷最有名的地球物理系久乃斯公司,拥有38年的历史,我93年发起收购,98年卖给日本人,这些事情和你的学校有关系么,完全在于你怎么样把握自己,训练自己。 我做过很多行业,我在来这个学校之前打过一年隧道,修过一年大桥,干过混凝土,开过石头,打过炮眼,然后在工厂里呆了六年,干过各式各样的钳工,然后是学校四年,去了一个研究院,总共加起来在里面呆了两年时间,后来84年去了一家美国的百强企业。工作了两年以后,去美国读MBA,这两年半时间我长了很多见识,我当时特别特别happy,因为我的工作是自由的。我是个兴趣比较广泛的人,那个时候,我一个人负责三十多个分公司的产品,我觉得太过瘾了,因为它给了我一个机会。而且我去那个公司工作的时候,我连薪水都没谈过,我说薪水你看着给,给少了你挨我骂,给多了我不还你。但是我干到一定时候,给公司创造这么大价值,我找老板商量了,我说我得涨工资了,我一个人做这么多活,这不是说我值多少钱,而是你承不承认我干的这个工作的价值。我两年涨了三次工资,翻了两个筋斗。这个就是因为你一开始不去想那么多得失,首先想你怎么进入,一旦你进入这个企业以后,工作在你的掌控之中,你的知识结构也好了,技能也提高了,老板会炒你么,他担心你炒他呢。大家找工作的时候,一开始一定不要那么斤斤计较,八九不离十,差不多就成,进去以后你再折腾。我在这个公司里面,我从地球物理到海洋学,地球物理包括多少种仪器技术,海洋学里面多少种仪器技术,实验室里还有各式各样的器械设备,机械产品,五花八门,两年半后我再去美国念书的时候,我积累了多少经验,接触了多少行业,多少领域,谁占便宜?我自己占便宜,在中国我们喜欢谈我们给谁打工,老觉得替人家干活就是替别人打工,心里不平衡,其实这个关系是完完全全不正确的。你给这个企业工作的时候,8小时之外,你下班,你的老板还在头疼着呢,而且他在创业的时候经历多少坎坷,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所以我说,有时候你替别人打工其实是给你自己机会,任何一个今天当老板的成功企业家绝大多数当初都是给别人打工的,没有谁一开始就会做老板,人人都要有一个认识过程。 珍惜别人给我们的机会,你可能会做更好的老板,以后可能会有更好的创业条件。我们是在一个价值交换的链条里面,人人都是在互相交换我们的服务,你替你的老板打工,你的老板提这个市场更多的客户打工。其实最省事的获得别人的内幕,获得一个企业的运作,了解其他企业的商业模式,了解这些老板怎么操作企业的,就是给别人打工。你通过给别人工作,加入这些团队,你最后学到很多在学校根本学不到的东西。如果你付出的很多,将来你的回报会更大。 我在美国毕业以后,两年换了三个工作,我在91年年底彻底把工作辞了,自己做。我自己干公司并不是想当老板,是因为我这个人有点吊儿郎当,喜欢自由自在,我今天想干这个,明天想干那个,身不由己的当成了老板。实际我特别希望我能有一个老板,我既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我晚上还可以有一份轻松和自由,但是在全世界我找不到任何一个公司可以容纳我,所以迫不得已自己搭了一个平台,自己来玩,结果玩成这个样子,而且越玩越累,上了贼船了。 所以朋友说,你怎么那么累,能不能少赚点钱。我现在根本不是赚钱的问题,有的时候是兴趣,有的时候根本就是责任,因为你有这么多系统在市场上,牵涉了多少客户的生存状态,还有你自己公司里的员工,你的团队,你对他们的承诺,他们的前途,他们的将来怎么办,你都得去考虑它。半夜三点,突然一个电话来了,现场又出事了,谁解决,还得你去解决。我的是全球性的,跟美国打交道,跟欧洲打交道,有的时候我在美国,有的时候我在中国,所以我的手机是24小时开着的。我已经养成这个习惯,我每一分钟都可以睡觉,每一分钟都可以工作,不管凌晨三点还是四点,这种状态就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承受的,所幸我当年身体非常好,而且自己状态也非常好,然后知识结构可能也比较宽一点,再加上自己喜欢干活,那就是因为我这种性格,要是换作别人早就压死了,根本受不了这种工作强度。我同时进入多少家公司,最少七到八个公司,我兼任四五个总经理头衔,在五个董事会里面,你说我的时间怎么分配。我光是在北京朝外大街上三个公司,其实是四个公司,三个办公地点,一共相隔一千米以内,电影公司在北边大概七八百米,然后中间这边是劳雷,这边是工业公司和科技公司,还有仪器公司,然后这边还有一个包装技术公司,我每天是咣咣咣三线,这一条路上我把公司都集中在一起,我就日常工作要跑三个地点四家公司。你说我现在这个身体状态不是说所有人都能抗得住的。 所以你在掂量自己的时候,选择生活方式的时候,我觉得不是考虑说我们自己一定要去做老板,在生活中间,你是你自己的老板,唯独在八个小时里面,是继续当自己的老板还是让别人替自己操更多的心。我只做一部分工作,而且任何人都不可能做所有的工作的。如果说你就像我这种性格,喜欢自由自在的,你积累到一定的时候——不是简单的攒了多少钱,而是你的精神的承受能力,你的意志的承受能力,你遭受挫折的时候,你能抗得住几级地震,你能抗得住多少危机,当你银行的资金链断掉的时候,当你遇到重大事故的时候,你出现负债的时候,你能不能不跳楼,能不能还有解决办法,你这些都得去考虑。 不是说我今天借了点钱或者贷了点款,我开了个门面,开了个公司,我就当老板,你根本不知道你后面有多少不确定的东西,其实我们经常讲风险,风险和机会还不简单是孪生兄弟,而简直就是一回事。我们学过数理统计的都知道,讲回归曲线的时候,会用两倍,三倍的均差代表它的离散性,所谓离散性就是它的不确定,这个不确定在量纲上就是百分号,为什么我们又可以把它叫做风险,又可以把它叫做机会,就是你站在哪个角度看。如果你喜欢这样的不确定,因为你有空可钻,有机可投,你会认为是自己的机会,如果你换一个角度,对你完全是一个风险,可能是个坑,你会栽进去,因为它不确定,同样的事情只看你怎么去看待它。大家以后遇到风险或机会的时候,你可以试图换一个角度来看待,是另外一个什么样的感觉,有可能就完完全全不一样了。原则上讲起来,风险和机会就是一回事,只是看我们将来的选择是什么。 我一个人老在这聊,也不知道大家喜欢听什么,个人看电影的时候,我的电影《苹果》原来叫《迷失北京》,我也要感谢我们的电影局,电影局今年被我折腾了很多次,差点把电影给毙了。《迷失北京》是我取的片名,我也参与了编剧的,也是参于故事原创的,我跟李玉导演一块写的剧本,创作了这个故事,电影局一开始把剧本给我毙了,我又去把它捞回来了。因为电影局有个副局长跟我关系挺好的,我们俩就商量怎样把保守官员的思想给解放开来,我写了一个四页的申明,剖析它的剧情,分析每个人物我们在谈什么。后来,无论如何这个片名是通不过,说北京不能迷失,没有人可以在北京迷失,因为北京是咱们的首都,是心脏,有政治含义的,所以没办法。后来我们就想了,我们的主人公,范冰冰演的角色叫刘苹果,那我就说,叫“苹果”吧,电影局长说挺好,这个挺像文艺片的,但是英文的名字没有变,还是叫《Lost In Beijing》。本身我们这个故事讲的就是,当一个社会的经济高速发展的时候,在一个转型的过程中,我们的文明在哪。整个电影探讨的主题就是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冲突,所以我和电影局讲,我是替*****说话的,主旋律是讲精神文明的,他们说那你里面怎么这么不文明,我说正是把不文明的讲完了,剩下的就文明了,这个争论进行了很长时间。如果你们有兴趣,我可以给你们讲讲这个故事,真的是太精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