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折腾,不人生

文章来源:整理自暴风影音冯鑫在IDG校园创业大赛上的演讲。

几乎很少有机会跟大学生在一起做这种见面,这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在上海的一个大学,出差的时候。之所以来参加这样一个会,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办公室就在旁边,首享科技大厦,下来太方便了,一会儿我还可以回公司。

咱们不是说场面话,我跟北航确实渊源太深了,我从打工到创业,在北航附近转悠了十几年。

最早在2001年的时候,就在北航北门的小食堂里吃饭,那会儿我在金山打工,金山的柏彦大厦,后来我创业,刚开始在家属小区,对面的锦秋知春,后来公司变大了,就搬到北航边上的首享科技大厦。我们开了很多会都在绿园,我觉得最好吃的煎饼就是操场南边的煎饼,没事儿中午我就跑去吃一顿(学生笑)。

其实也不知道大伙想听什么,我刚才在想,你们大家全是90后了,因为我外甥女现在在北京交通大学,大三,她是93年的,我估计在座的可能都是93年左右的人。理论上90后的人其实心里没什么顾忌了,也不害怕什么,但是北航的传统一向很闷,我还是感受到了(场下笑)。

我其实也很好奇,你们来听这个会,应该多少是有点儿创业想法的人?创业的目的都是源于什么呢?我觉得大概有两个选择,第一个为了名利:成就自己或赚钱,第二个为了过瘾一些,过精彩的人生。我能不能先了解一下你们到底基于什么想法。选第一个的人能不能举一下手啊?(学生举手)

为名利的人这么少啊?真的这么少吗?就不是想挣钱,也不是想证明自己很成功。想要自己过一个精彩的人生,觉得很过瘾的人举一下手。(学生举手)好,比刚才的人多了一倍。很符合道德规范嘛。

如果你想听我说哪个对、哪个不对,几年前我可能会给出答案。我会说为了挣钱,不靠谱,因为冲着挣钱出发的人失败的案例非常多。我在2005年离开雅虎刚创业时,碰到当时中国有很多人做SP,做SP很多人都能挣钱。当时碰到一个厦门的小伙子,在一起喝茶,他把他的公司卖掉了。他们三个兄弟一起创业,当时才多大我给忘了,反正非常小,每人分到手大概有三四千万吧。那哥们儿当时已经离开,卖掉一年多了。他后来跟我们再聊天的时候,我当时真的是知道这个钱多么毁人了,一个人没有钱的时候,逐步开始有钱是很快乐的,但是一个人开始有钱以后变得没钱是非常不快乐的。

这哥仨儿原来是好朋友,一块儿只干了两三年,SP大潮,把公司卖了,两千多万美金,直接分了钱。那哥们儿当时带了茶,因为能带茶叶喝,他带了两三万、五六万的茶拿给我们喝,顶级的铁观音,他说他们哥仨互相已经失去联系了,有一个人一直在旅游,现在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还有一个人一开始在鼓浪屿买了一个别墅,然后天天找很多很多人伺候他。伺候到什么程度了?就是泡在浴缸里有人给朗诵,有人给按摩,已经到这个程度了。后来这个哥们儿去广州一个禅宗出家了。

然后还剩下就是这哥们儿了,这哥们儿当时拿到手三四千万吧,完了剩在手里还有一半多的钱,他喜欢摩托车,上来就买哈雷,买了一堆摩托车。然后喝最贵的茶,他是福建人,喜欢喝铁观音,就没有喝两万块钱以下的茶。他再创业觉得自己没本事了,想不清楚再创业做什么,打工实在打不了了,一年就算给他一百万,他也没法打,然后他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后来我没见过这个人。

当时我觉得如果冲着挣钱或者是成名出发,我会直接判个叉号,因为只要你努力去做,钱会跟着你。但是今天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原因在于,前阵子我家里人生病了,现在还在医院里头,很严重的病。生病的时候在ICU你们知道吧?就是重症病房,我看到很多人死掉。我看到一个特别难受的场面是,有一天半夜的时候,我们只能在病房外等候,进不去的,有一个小伙子应该是从东北来的,坐在那一动不动。

我本来是想问他一句话,他说你能不能不跟我说话,我说怎么了?他说他妈刚刚死掉,他把他妈从外地带到北京来,当天晚上突然发作,然后紧急手术,结果一个脑血管的瘤堵住以后,另外一个血管瘤爆炸了,死掉了,手术室刚才一顿闹哄哄的,是他的母亲。

然后我就看到一个特别可怕的场面,他走到病房那边去问医生,说要送到哪个火葬场,需要花多少钱?因为他没有那么多钱,他必须在那样的情况下去问那些我们觉得惨无人道的问题。如果我们很有钱,我们不会问这些东西的,因为与当时的情感太悖论了。

我从那天以后我觉得钱很重要了,所以今天你要问我名利重不重要,我已经很难回答清楚了,我觉得名利也很重要。我去看病的过程当中,有几次有医生对我们不太重视,我跟他说,你知道暴风影音吗?我把我的名片拿给医生,医生就变得重视了,因为这是你的名。所以我其实今天想讲的重要不重要,或者真与假,或者对与错,我在医院的这段经历其实学到了很多东西。

我们说人生要过得精彩,那的确是。

我一开始就是一个特别不爱听人管的,我原来跟着雷军干,后来跟着周鸿祎。雷军曾经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说我是你老板,你要想清楚,你要给我穿小鞋的话,我有一百个方法给你穿小鞋。

我在2002年世界杯的时候,跟雷军说,我要请假一个月去看世界杯,他说没有请假一个月的。我说那我就辞职,后来真放了我一个月的假。的确你打工打得牛呗,但其实你后来自己创业的时候,你会发现这是很傻逼的。

创业当然有好处。比如说我在办公室可以随便抽烟了,以前不行的。比如说我觉得周一上班真的很痛苦,我也搞不懂为什么,然后大概有将近两年的时间,我周一上午从来不上班,因为我自己的公司呀,所以大伙周一上午也都不找我,的确也挺爽的。但是还是这次住院让我发现了。因为我妈现在出来了,我需要陪她,我根本没有时间,而请假我都不知道跟谁去请。

大家都知道56网吧?56创业的是个女的,叫周娟,是网易的一个女孩出来创业,我其实非常感动。大家知道56曾经被国家关过,关了半年,一个网站被关半年,基本上就属于杀掉了。我见到她的时候,当时周娟怀孕7个月,肚子非常大,然后天天要从广州飞到北京来,到广电总局门口,在走廊里面等着人,说你能不能见我一下。然后回到公司里面,还要应付自己的合伙人、自己的兄弟们,他们问说咱公司还干不干得下去了,她得硬着头皮,笑着跟大家说没问题。她跟我说,她真的至少有一次、两次,把门一关上,在办公室里趴在沙发上就开始大哭,所以我见到她的时候,我都觉得特别膜拜她。

还有昨天好像说向东跟我讲,我就不点名了,说有个创业者压力大到什么程度,说每天到下午一两点的时候,都要把办公室关上门以后,趴在地上像狗一样,然后蹿来蹿去,这样跑半个多小时,把膝盖磨疼了以后,觉得自己挺过瘾的。所以我说其实所谓的创业的精彩和不精彩,两种说法,的确创业有精彩的部分,但是也有它非常不精彩的部分。

我们家里发生家人住院这样的事情以前,我一直往前冲着冲着。突然被家里的事情打断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开始对以前我认为对错、真假的东西产生置疑了,我开始置疑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真的是这样,这个世界极其混乱,所有人给你讲的道理是相违背的。比如今天,我相信其他演讲者上来肯定有人说应该创业,有人说不能创业对吧。我们出来工作,我的不同老板告诉我不同的话,有的老板跟我说做大事不拘小节,有的老板跟我说细节就是一切。还有人讲过程与结果,有人说坚持与离开,人挪活树挪死,有人说互联网其实就是看谁能坚持住。其实这些东西都是极其违背的,那么到底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说到我们现在创业和不创业,三年前我在上海,我当时说大学生创业太扯了,但是今天换一个角度想,我就不这么认为了。比如说今天你毕业,未来五年来看,如果你去打工,经历了两家公司,或者如果你创业创办了两家公司。五年之后的你,到底哪个你更牛逼呢?我觉得未见得应该打工,打工你要打错单位的话,去了以后把自己混得晕掉了,斗志也没了,那可能也不对。但是创业呢,失败的概率又非常高。所以要看从什么视角来看这件事,从一年的视角还是五年的视角,从人生的视角还是从商业的视角,角度相差会非常大。

我是72年的,93年就毕业了,真实地跟各位分享,很少我能讲得清楚哪个我认为一定是对的,哪个我认为一定是错的,我觉得其实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知识,即使我今天我认为的东西,我认为再过一年我还会变化,我觉得是极其混乱的。你们即将毕业进入社会,你们今天所能碰到的恐惧和诱惑是很模糊的,你并没有真的害怕。

比如说我们最近有一位兄弟,快播的王欣,他就很恐惧,那个恐惧是真实的。你们今天的恐惧是说到社会上我万一搞不定怎么办,万一混得不太好怎么办,恐惧很模糊。你们今天有诱惑,看到别人有房有车,天天怎么怎么样,但是你身边的同学们比你再有钱,一个月多花三四千块钱了不得了,没有那么大的差异,恐惧诱惑都很模糊。你们步入社会以后,我相信社会上给你们那些真实的东西和真实的体验,乱七八糟的心思全部进来以后,我认为你们会比今天混乱得多。

而且我还知道,在你们毕业一两年后,你们一定没有我这样的感觉,你不会像我今天这么想。我觉得世界很混乱,觉得我心里没有明确的答案,但你们一定认为自己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之所以你们觉得你不如我混乱的原因,是因为,你们已经被很多东西牵着鼻子走,你们已经找不到自己了,你们连混乱的自己都找不到了,这是我真实的看法。

所以说今天让我一定给答案,总要给一些答案,那在这么混乱,没有是非,没有对错,没有真假的社会上,这个环境里,有什么事情可能是真的吗?我觉得可能有一件事情是真的。

在医院里有很多时间很闲,我就站在病房里看非常多的人群。我想起带着小孩去动物园,去动物园最喜欢的就是看猴,在猴山里面看猴,我们看猴的时候,其实是很难看出来它们的差异,只能在几十只里面找出一两只你觉得很特别的。

猴看人的时候,其实也许也是这样的,也看不出我们那么大的差异来,但是我们自己非常清楚地知道,今天大伙差异不大,到社会上五年后、十年后各位的差异非常之大。用社会的视角来看,然后从佛教的视角是不一样的,终生平等,但是从社会的视角看差异非常大。

这个差异是怎么造成的呢?有人说是心态决定人生,态度决定一切,有人说是聪明和不聪明,有的人说是勇敢不勇敢,我觉得都对,但也都有不对的地方。我觉得本质上其实是一句话,是这儿决定我们的区别(指着脑袋),大脑决定了我们的区别,这个大脑会带着你去过日子,或者去折腾日子。

很多人是被大脑带着去过日子去了,有一些人他也许不是创业,他也许也在创业,但他在折腾他的日子,当然往坏了折腾你就可以杀人放火抢银行,也是一种折腾,创业也是一种折腾,打工呢也有人在折腾,也有人在过日子,我觉得这个大脑会带着你走向两个不同的人生,这是我觉得可能在今天我认为是60%正确的一件事情,60%是真的一件事情—那就是你可以选择折腾,或者不折腾。

我有两个亲身案例。以前觉得自己就是会折腾下去的一个人,因为在很早的时候我曾经休息过几个月,我去丽江那边想开个旅馆,还真去休息了一个月,去了之后到第二个月的时候,我就快疯掉了。有人去过丽江吗,丽江是很小的一个地方,所有去旅游的地方,必经某个街道,一定会经过。我就坐在那个街道门口,拿本书假装看,就等着,怎么还没有熟人来旅游啊?后来等不住我就回来了,以后再也不去休息了。

我身边有很多人,打工也好,创业也好,做到一定时间,有了一些钱,积蓄比较够的时候,都在问自己说我为什么还要这么累?我为什么不去找一个有山有水有风景的地方,去过真正的人生?我身边这样的人特别多,因为你工作时间长了。

有一个某某杀毒软件,当年是中国杀毒软件第一名的CEO,是我的很好的哥们儿,因为我当时作为金山毒霸的负责人,跟他们是打架的。这个哥们儿在很早的时候,是CEO,他不是大股东,很小的股东,也是打工性质的小股东,也赚了一些钱,当然比普通人会赚很多很多钱,也谈不上,我估计也就是千万级这样一笔钱。我知道他在海南买过,三亚买了一个小房子,在重庆有一个叫大竹的地方买了一个房子,在北京有一个山里面盖了一个大别墅,推开落地窗就是四面环山,还在哪个地方,是有渔民的一个地方,租了一个渔民的宅子,他已经做足了一切准备,然后有一天离开这家公司,准备开始过人生了。过了大概一两年的人生,有一年过完年,到我办公室里面坐着,他原来是个很牛逼的人呀,因为他年龄很大,他是中国最早的IT行业的第一个策划人,到我办公室,眼神都是耷拉的,他说这一年半的时间,基本上快得抑郁症了,他连过年的时候给我发个短信,都犹豫20分钟怎么发。后来跟我聊了大概两三个小时走了,现在在某某上市公司做一个市场总监,名字我就不点了,他绝对不是为了挣钱,他当时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他说了一句话,说的是我终于发现了,人不在于说有没有本事折腾,也不在于自己能不能折腾,但是他一定得折腾,否则的话起来以后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对这个话印象非常深。

我身边出去混的人,就是干了一段时间出去度假,找个地方呆着的人,我至少知道有八九个人,全失败了,只有一个人成功了。有一个人在北京郊区搞了一个地,然后种地,给我们送菜,他非常成功,我们管他叫徐木匠,他那个公司卖给江南春,他之所以成功的原因是,他每天早晨我们往城里上班的时候,他开始往城外开车,他每天早上八点就上班,去伺候他那点儿地,他把那件事当事儿做,他去了不是每天晒太阳,他是真喜欢弄那个活,他自己弄个木匠坊,天天自己做木匠,不亦乐乎,他自己还做了个教室,他热爱这件事,他折腾着这件事,他不是去休息。

我觉得这件事可能是真的,就是你一定要折腾,那折腾什么呢?我们是理科生,我认为这个现实社会上,有一个规律可能是对的,叫守恒。你要创造一些东西,社会会回馈你一些东西,就跟作用力用反作用力一样。我觉得折腾就是你要创造一些东西,你创造了一些东西之后,社会就给你一些东西,我认为大概这是唯一的社会上在通行的法则。

有人说也不一定,的确有不一定。第一,这个社会法则背后有一些疏忽,我觉得彩票就是一种疏忽,你什么也没创造,你每天下班去买一个彩票,有一天啪中了500万。但是疏忽是概率问题,基本上是谋求不到。有人说也不会,你们90后有一些人可以拼爹了,对吧,我们那一代拼爹几乎拼不到,好,真的有爹,爹创造了,你恰好是他孩子,那这事儿是有的。还有你没有爹,找干爹,这不容易,首先你得是女的,对吧。这个蛮少的,我觉得可能这个社会遵循的规则就是你去创造。

所以我说今天我们讲创业,如果把创业这个词收干净点儿,叫创造。大工业可以创造,创业是一种更干净的创造,但是如果创业的时候你忙于去工商办执照,忙于搞各种手续,搞人事斗争,搞资本,搞这些东西,那也不是创造,你可能是做出来一个服务,做出来一个产品,你公司里面任何一个岗位打工,即使做前台,做人力,你都是有机会去创造、去折腾的。

我认为创造大概就是这样的,第一件事情,你一定要找一个空间,每件事几乎都有空间,每件事几乎都有空间。我跟第二个老板周鸿祎,出来创业,做了一个安全软件,免费的,他觉得免费是空间,安全软件免费掉以后,带了一个浏览器,浏览器上面带了网址站,网址站赚了很多钱,有一天再带一个搜索,他成了一个50亿美金的公司,将来可能是百亿美金的公司,这就是空间。

你继续往下想,现在浏览器的网址站,网址站才是里面的关键点,这里面才能搜索,因为安全软件是一分钱都赚不到的,浏览器也是一分钱都赚不到的,你玩网址站赚了很多钱,网址站上面有搜索框,赚了很多钱,有一天把搜索自己都做完了,搜索到达页又赚很多钱。那么那么大一个网址站,上面几百个网址站,在座的也可能不少人也不小心被用上了,那你们用这个网址站,其实你常用的就十几个网址站,他们坚持一定要放几百个网址站,因为他忍不住要赚钱,如果你做一个只有十几个人,每一个人都不一样的网址站,是否又是一个空间呢?

我觉得也是空间。

其实是举一些例子,你要想找空间其实蛮简单,就是你要做对对象,每件事情都有一个服务对象,你站在对象的视角上,安静地去想。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事情是完美的,都是有足够大的空间的。有人说做产品空间,其实做流程也是空间,即使你是个技术,做研发,被派了一个任务,多长多长时间完成一个功能,完成一个模块。如果你把这个工作完成,其实不是空间,如果你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想到了一些更优美的代码的写法,想到一些模块化的算法,想到一些提高流程、提高效率的东西,让人变得更方便,更容易被调取,这才是空间。我觉得关键问题是找到一个空间再开始折腾。

我觉得鼓不鼓励大家创业不用讲,到了社会上以后,我能理解的只有一件事是真的,有60%的可能性是真的,其他事儿全是假的,连60%的可能性都没有。这件事就是你要去折腾,折腾什么呢?要去创造。

我觉得是三部曲,第一件事情安静地找到一个空间,第二件事情想方设法创造一个产品或者叫作品,每件事都是作品。我想跟大家说,让你们去创造那个作品,那个作品不见得一定是个产品,其实每件事都是个作品。比如说HR招聘,招聘的规则和问题是不是就是一个作品。

4007922193384197600

你要做三件事情,第一,在你手里那件活里面安静地找找空间,找到以后设计一个作品,然后第三件事情等它有结果的时候做一下总结。我觉得这一辈子这么过完很好。我自己就希望自己一辈子都有这么一件事干。

我曾经自己最认同的一种活法是,有一个写《相对经济学》的美国教授,那是我非常认同的一种,他在美国某某大学我忘了,很著名的大学,数学系的老师,退休了很久了,在70多岁的时候,突然冒了一个念头,跟学校重新申请,我要去学经济学,又学了四年,又用了两年时间,写了一本叫《相对经济学》,有一些观点挺好的,我因为看这本《相对经济学》,然后知道这个人。我觉得这个故事很好玩,这个老头在70多岁又重新去学习的那一瞬间,一定不知道将来他的经济学的成就远远高于他自己数学的成就,他只是想去学了。他学完以后,写完那两本书,在他那个岁数上一定不是为了成就,他只是去做了,我觉得如果一个人到最后死的那一天他还有事儿没做完,其实蛮快乐的。

这是我今天真正想分享给大家的事情,就是忘掉创业,要不要创业不重要,用你的时间去创造。

如果这个社会有一个人生须知,就像你要进入一个公园里的拱门要有须知,我觉得须知的事情其实也蛮简单,你也许做不到每天反省,做不到每周,你至少一个月一次,一个月问自己两件事情,第一,你在这个环境里面,它允不允许你创造,还是他们就让你去做一些机械工,他允不允许你创造,如果他不允许,离开他。第二件事,你问问自己,这个月你干的活里边,有没有50%到60%在创造,还是说你只是麻木不仁地,人云亦云地靠惯性这么做了下来,那你就在过人生,你就没有做任何创造。我觉得你只要一个月能反省一次,把这两个事检查一下,如果有问题去改变它。

好,最后还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认为还有一件事比这个要真一些,就是99%是真的,也是在医院里看到的。我医院里看到了火葬场,看到其他病房他们拿着骨灰盒,我也第一次去看,我还看到了一些骨灰。我觉得医院是一个很好的学习人生的地方,当你看到骨灰的时候,我觉得人生确实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就是无论我们怎么走过,基本上都会放去烧一下,烧完以后,剩得分量非常轻的那么一点点的灰,我觉得只有这件事情好像也一定是真的,所以呢,我觉得送给大家的两句话是:创造,还有就是快乐。祝大家顺利!